<noframes id="zzbz7"><pre id="zzbz7"><ruby id="zzbz7"></ruby></pre>

<noframes id="zzbz7"><pre id="zzbz7"><ruby id="zzbz7"></ruby></pre>

<track id="zzbz7"></track>
<noframes id="zzbz7"><pre id="zzbz7"><strike id="zzbz7"></strike></pre>

<pre id="zzbz7"><ruby id="zzbz7"><ruby id="zzbz7"></ruby></ruby></pre>

搜索

您的關鍵詞

農信紅馬甲

您的位置 : 首頁 > 農信風采 > 農信紅馬甲 > 正文

  “疫”路有我 一路前行 萬寧農商銀行志愿者抗疫紀實

  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打破了我們平靜有序的生活,牽動著我們每一個人的心,今年的8月注定過得不平凡。面對疫情挑戰,萬寧農商銀行涌現出一批心懷大愛的斗士,他們慷慨請戰,逆行而上,放棄和親人團聚的時光,無懼被病毒感染的風險,沖鋒奮戰在疫情防控第一線。這些閃爍著人性光輝、奮戰在抗疫戰場上的忙碌身影,匯聚成了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的中國力量!他們是萬寧農商銀行的裴煒、卓振寧、陳朝雷、楊樹存、顏如娟、郭澤斌……

  很榮幸,我們就是其中一員!

  ----題記

  Day1

  今天,是萬寧市實施疫情防控全域靜態管理的第一天。為支持疫情防控“戰疫”,萬寧農商銀行黨委,向全行發出組建青年志愿者突擊隊號召。

“疫”路有我 一路前行 萬寧農商銀行志愿者抗疫紀實

  全行員工聞令而動,短短二十分鐘就組建成了一支由26名青年黨員干部員工組成的志愿服務突擊隊。他們中既有中層干部,也有普通員工。在被提醒志愿服務存在風險時,他們個個義無反顧,表示我是黨員我先上,讓大家看到了萬寧農商銀行青年黨員的責任與擔當。

  Day2

  萬寧市全域靜態管理第二天,作為萬寧農商銀行柜員的我,接到了疫情志愿服務隊的任務通知:到興隆工會廣場核酸采集點開展志愿服務活動。

  疫情就是命令,防疫就是責任,我義不容辭去了疫情防控最需要的地方。

  在核酸采集點,我的工作是負責維持核酸采樣點秩序,監督前來做核酸的群眾保持一米等候距離及戴好防護口罩,讓排隊的群眾提前打開健康碼,為醫護人員掃碼錄入信息做好準備。此外,我還擔任信息采集員,穿上厚厚的防護服,成為一名“大白”,實地參與到核酸采集環節中來。

  穿上工服,我們是一名兢兢業業的金融從業者,穿上志愿者防護服,我就是一名“無私無畏”的逆行者。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場上,我會接續努力,用自己的勞動成果守護好家園,讓城市恢復到往日喧囂與繁華。

  Day3

  今天,靜態管理的第三天。為進一步做好疫情防控工作,盡快阻斷病毒傳播鏈,政府統籌安排在全市各重要路口設置路障或卡口,公安、交警等單位工作人員輪流值守,全市交通受阻,人員出行受限。

  為履行地方金融機構擔當,萬寧農商銀行主動請纓為外省援萬醫療隊醫護人員提供后勤物資支援和保障。全市各大物資倉庫基本均處于關閉狀態,物資籌集受到層層限制,志愿者領隊經堅持不懈地多方聯系和籌措,最終籌集到一批生活物資,在行黨委的努力協調下,歷經數道卡口,最終在第一時間送到了醫護人員手中。

  萬寧農商銀行黨委多次強調:要始終把志愿者安全放在第一位,保證志愿者安全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在行黨委的關心關懷下,今天我們所有的志愿者都收到了領隊送來的N95口罩、防護手套、消毒酒精以及防護服等防疫物資。

  Day4

  作為萬寧農商銀行抗疫志愿者,我的“戰場”在“菜籃子”保供點??吹?ldquo;菜籃子”保供服務點的店員們一直不停地進進出出搬運、分揀貨物,詢問客戶需求,忙前忙后,我也與他們一道,不斷提示顧客“保持1米距離,戴好口罩”,檢查前來采購貨物人員的健康碼,幫助他們測好體溫,詢問其購買需求等等。

  炎炎烈日下,我的衣褲被汗水浸透,一雙手因長時間捂在蓄滿汗水的手套里而起皺發白,但想到自己的工作能夠為物資穩定供應做出貢獻,特別是自己工作與那些穿著厚厚防護服的一線醫護工作者相比還是輕松很多,所有的苦與累頓時煙消云散。

  Day5

  今日,我依舊在菜籃子保供點服務。今天的果蔬菜品要下貨整整三大車,我起了個大早,在六點鐘之前就到了店。貨車到后,我們開始熱火朝天地搬貨、卸貨,同時分類擺放。兩個小時工作戰果,一箱箱、一袋袋、一捆捆的物資整齊擺放,與大家臉上的汗珠和已經被汗水浸透的地圖衣衫交相輝映。緊接著,我就開始一邊檢驗客戶健康碼、引導客戶分組進店,一邊協助店家打包,分發菜品,維持服務點秩序。

  中午一點半左右,本來艷陽高照的天空突然變臉,一片烏云過來就下起了傾盆大雨。恰在此時,人群中有一位白發蒼蒼的老奶奶和一位抱著孩子的寶媽,大家看看排隊的長龍,誰都不舍得放棄當前的位置去躲雨,我趕緊拿了店里唯一一把雨傘沖過去給她們遮起來…雖然我的衣服全部濕透了,但她們那一句句連聲“謝謝謝謝,真是太感謝了”,已深深地溫暖了我的心。

  Day6

  “一方有難,八方支援”,隨著疫情嚴峻態勢的發展,越來越多的省外醫療隊前來支援。今天,我有幸成為接機工作者中的一員,隨著統戰部的領導,跟車到美蘭機場迎接援萬醫護人員及援萬抗疫物資。

  來到機場,懷著激動的心情,在醫護人員出站之后,我立即上前將醫護人員的行李和抗疫物資搬到大巴車上,用自己的一絲不茍讓各項工作充分協調到位。

  回到萬寧市的時候,一路上看到最美“逆行者”都堅守在自己工作崗位上,每個路口的交通管制人員、每個卡口的公安干警,他們的身影都顯得那么高大、矯健。在我心里,援萬的工作人員和一線的逆行者,都是我學習的榜樣,我一定向他們學習,為疫情防控貢獻自己力量。

  Day7

  作為萬寧農商銀行抗疫志愿者的我,是商務局的“統計員”和“審核員”,為援萬醫護人員統計各類生活、醫療物資。

  作為“物資中轉站”中的一員,深知此崗位的重要性。我打起十二分精神,把自己的工作安排得明明白白,處理得妥妥貼貼。精心地將醫護人員所需要的物資進行分類,統計后發給相關單位進行采購,確保所需物資當天全部送達到需要的地方,讓援萬醫護人員在特殊的環境里感受到我們萬寧人民抗疫的熱情和工作態度的嚴謹。

  除了對接隔離點和醫護人員的物資需求外,還要面對不計其數的核酸截圖和密密麻麻的保供配送服務人員通行證申請表。我明白,雖然它只是一張小小的通行證,但卻是連接政府、商家與群眾的橋梁。本著對騎手負責,對商家負責,也是對父老鄉親負責的態度,我始終睜大酸澀的雙眼,一張一張認真核對著外賣騎手的24小時核酸證明,確保每張通行證發放準確、無誤、及時。

  Day8

  今天,我的志愿者服務地點在萬寧市衛健委,主要工作是為前來領取防疫物資的各鄉鎮人員搬運和發放防疫物資。每天的任務就是物資卸貨、裝車,將采購回來的物資配發到全市疫情防控點,這對于我們這類腦力工作者而言是巨大的挑戰,一天下來往往累到直不起腰。

  “志愿者同志,來來來,這是我們興隆隔離點需要的防疫物資清單,麻煩你去準備一下,他們的車半個小時就到了。”一位阿姐對我說,我點點頭接過清單就去準備物資了。大家之間的交流里都無太多客套話,都在同頻同步、爭分奪秒朝著一個方向努力。衣服干了又濕,濕了又干,就這樣在搬運物資和準備物資的忙碌中度過自己的每一天,工作很簡單但很有意義。

  Day9

  我是物資搬運小分隊的一員,負責疫情防控點防疫物資保障工作。全市各單位、各鄉鎮的防疫物資都是從我們這個點發出,包括口罩、面屏護罩、酒精、84消毒液、防護服等醫療物資等,任務繁重,責任重大。

  看到絡繹不絕的人前來衛健委領取防疫物資,我們必須與時間賽跑,用最快的速度、最認真的態度,確保各單位、鄉鎮所需要的物資配送到位,只有這樣才能早點讓這個城市恢復昔日的喧囂與自由。

  今天中午時分,領取物資的人依舊很多。我和幾個小伙伴草草扒了幾口工作餐,顧不上休息又繼續投入到緊張的工作中。大家像是吃了菠菜的“大力水手”,干勁十足,一箱箱搬運著物資,直到晚上7點華燈初上。

  領物資的人才漸漸地少了起來,服務完最后一波“顧客”我們一天的工作宣告結束。此時,我們才有時間坐在門口的臺階上歇口氣。大家一起談論著今天配了多少份物資,來回搬運了多少趟,最后大家誰都沒數清楚。望著各自臉上的汗珠和濕漉漉的衣服,我們相視而笑。此刻,并不覺得有多苦有多累,反而覺得這一天過得很充實,也深刻體會到了防疫工作者的不易。

  Day10

  隨著支援萬寧市的醫療隊人員越來越多,萬寧市抗擊疫情的戰斗進入攻堅階段,萬寧市的后勤保障壓力也越來越大。

  為了做好援萬醫療隊的后勤服務保障工作,在市商務局的號召下,作為萬寧農商銀行抗疫志愿者的我們,奮勇當先,化身為采購員、運輸司機、搬運工、菜籃子售貨員等等。

  “今晚廣西醫療隊即將抵達我們這里,這個是我們商務局提前準備的材料清單,大家按照單子去超市采購物資,然后送去相應的酒店”。隨著商務局領導的工作部署到位,我們快速地進行了分組與分工。

  按照工作分工,我跟隨另外一名伙伴一起前往迎賓館派送物資。一路上,看著昔日繁華熱鬧的街頭如今冷冷清清,只有卡口執勤的工作人員還堅守在他們的崗位上,我們的生活被迫按下了暫停鍵……望著失去活力的城市,我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同疫情抗爭到底,用心盡力地完成我們志愿者的每一項任務。

  Day11

  “興隆管區及其他鄉鎮因疫情管控,物資供給不足,連基本的礦泉水都無法保證”。今天一大早,商務局領導就接到了各鄉鎮的求助電話。接到鄉鎮的求助,萬寧農商銀行志愿者迅速到物資儲備倉庫,將貨物裝車運送至各個鄉鎮。

  2400箱礦泉水,搬完需要多久?以前我從來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當下,我沒有時間去思考這個問題??粗@整齊劃一的一排小貨車和2400箱礦泉水,我和幾個小伙伴當即化身“搬運工”,甩開膀子,像士兵沖鋒一樣,來回不知道多少趟。大家個個滿頭大汗,但是一想到這些物資即將奔赴各個防控點,能為一線工作人員提供基本的物資保障,這些無數個來回上下搬運顯得特別有價值,因為再小的事也要有人去做,唯此才能讓做大事的人無后顧之憂。

  Day12

  “珍姐,護送醫護人員的司機午餐需要多少份?送到哪里?”“明哥,菜籃子志愿者一共有幾個人需要用餐?”“智哥,今天酒店未出勤的醫護人員有多少人?我要給他們訂餐……”

  每天上午9:00到12:00、下午3:00到6:00,這兩個時間段是我最忙的時候。我作為萬寧農商銀行志愿者,需要對接工作人員,統計好各個后勤保障隊伍和酒店里援瓊醫護人員的用餐數量,然后訂餐、送餐。中間抽空,我還要到超市、藥店等場所為醫護人員采購生活物資和藥品等。白天時間如白駒過隙,瞬間即逝,晚上我主動到物資倉庫加班進行貨物盤點、統計、記錄等工作。雖然我不能像一線工作者那樣在戰場上揮灑汗水,但能為一線抗疫人員送上熱乎的飯菜、采購到所需的生活用品、能把抗疫物資出入庫數目捋清,我也是滿心驕傲和歡喜。

  8月19日是第五個中國醫師節,為了能給支援我市的醫護人員送去節日的問候與祝福,在8月18日這天,我們加班加點聯系文具店、禮品店,精心為醫護人員挑選賀卡準備節日禮物,希望自己的付出能夠讓一線的醫護人員在辛苦之余,感受到來自萬寧市民的真切問候和屬于他們的專屬幸福。

  Day13

  今天,是我作為萬寧農商銀行志愿者工作的第十三天。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的蔓延,疫情防控形勢緊張嚴峻,萬寧得到了全國各地、各界人士的支持,來自四面八方的支援物資也迅速運抵萬寧。

  由于全域靜態管理,萬寧住宅小區封閉,道路交通管制。此種情況下,急需大量人員搬運物資,確??挂呶镔Y第一時間運送到一線。面對人手緊缺、任務繁重、疫情發展態勢復雜的形勢,我主動請纓到萬寧市慈善總會開展搬運工作。

  穿上農信志愿者紅馬甲,化身為一名物資“搬運工”,每天忙碌15個小時以上。戴著口罩、手套,到高風險區還要穿上防護服、戴上面屏護罩,將愛心企業、愛心人士捐贈的八寶粥、方便面和礦泉水等抗疫生活物資,及時配送到疫情防控一線工作人員手中。

  Day14

  現在是早上六點,我們萬寧農商銀行志愿者剛剛回到住處,從昨天早上八點到現在,整整22個小時,我們將一車車滿載醫療物資及生活物資的愛心貨物運送到全市25個疫情防控隔離點發放。

  考慮到生活物資中有面包等保質期短的食品,為了讓愛心物資可以早一些到達疫情防控隔離點,在那漆黑靜謐的凌晨,伴隨著蟲鳴蛙叫,我們幾個志愿者在數據統計人員的指導下,有序開展物資搬運工作。

  從來沒有想過我會有如此強大的毅力和爆發力,可以不眠不休工作22個小時,而且全程都是高強度的體力勞動。

  一箱箱純牛奶、八寶粥、面包等生活物資及N95口罩、4萬件防護服等醫療物資,在我和小伙伴手中被穩穩放到指定地點。盡管勞動強度大,但我們沒有絲毫困意和倦意,因為我們深知這是我作為志愿者應有的擔當,也是我義不容辭的責任。

  Day15

  疫情防控戰役即將取得勝利,我們的志愿服務工作還在繼續……

  尾聲:我們生而不凡,各自有光。不畏懼,是前進的力量,為戰勝病毒付出的努力,也是我們尋找生命價值的答案。“抗疫”戰爭勝利的號角已經吹響,我們還在志愿“疫線”的路上。烏云遮不住,陰霾終究要散開,萬眾一心的力量,一定能戰勝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劉歡)

上一篇 : 中秋節,他們收到多面致謝錦旗

下一篇 : 赴抗疫一線的海南農信志愿者凱旋!

分享到 :
同事丰满人妻的销魂娇吟

<noframes id="zzbz7"><pre id="zzbz7"><ruby id="zzbz7"></ruby></pre>

<noframes id="zzbz7"><pre id="zzbz7"><ruby id="zzbz7"></ruby></pre>

<track id="zzbz7"></track>
<noframes id="zzbz7"><pre id="zzbz7"><strike id="zzbz7"></strike></pre>

<pre id="zzbz7"><ruby id="zzbz7"><ruby id="zzbz7"></ruby></ruby></pre>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